孙骁骥:买买买是中国人自我救赎的唯一途径

2018-12-20 08:29:43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孙骁骥 下一只“省广集团”

下一个商品消费的爆发期即将到来,你准备好足够的钞票了吗?

  作者:学者、财经作家,金融界网站专栏作者 孙骁骥   

  节选自《购物凶猛:20世纪中国消费史》

  ……当消费社会成为中国的现实时,人们的消费行为越来越多地和社会问题联系到一起,消费政治的重要性也越来越被官方所认识。商品房、私家车,乃至奶粉、食盐等等商品的消费一度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由纯粹的商业事件演变为社会公共性事件,这时,适时出现的行政干预也就顺理成章了。

  汽车消费近十年的“大跃进”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代价和道路拥堵等社会问题,在此不必复述。与人们近些年的购房热潮同步的“房价大跃进”,让原本不太操心住房问题普通人越来越买不起房。

  2000年左右,北京主城区的平均房价大约在四五千元每平米,这个均价维持了好几年,而在2007年掀起的楼市上涨风潮开始后,北京的商品房价格迅速从每平米数千元飙升到一两万元不等,在2010年进一步上涨到每平方米两三万元左右,而一般民众的收入在这期间并没有明显的大幅增加。

  有人统计过,2011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万元,新建商品住宅市场成交均价为每平方米2。2万元。按照北京市公布的数据,北京去年的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为21平方米,一个三口之家平均的住房面积为63平方米,对应着138。6万元的房价和6。6万元的家庭可支配收入,一套房子的价格相当于家庭年收入的21倍。

  一家人不吃不喝工作21年才能换一套房子,这个结论无疑会令大多数人绝望。实际上,所谓的21年还仅仅是一种纯数字的乐观估算,许多人都相信,实际的房价比官方统计的数据要高得多,现实中的购房成本对绝大部分中国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也让普通的中国家庭无法承受。

  由是,视“拥有一套住房”为毕生成功标志之一的民众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情绪。弥漫于社会的不满情绪透过大众舆论上升为对“房价暴涨”的怨声载道。这种令人无奈的现实与政府自2005年以来提出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目标显然格格不入。

  于是,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限购”的措施,从行政上压制了大城市的商品房消费,对买房者的身份以及买房数量等等指标都作出严格的限定。据说,这样做的目标是打压房价,好让“居者有其屋”。

  我们回过头来看,对于汽车、商品房、奶粉、食盐等等商品的限购似乎各不相干,但其背后蕴含的逻辑却呈现出惊人的一致。那就是,当由商品消费引发的社会问题出现时,被整治、处理的往往是最弱势的普通消费者。然而,任何一个社会问题的发生,其背后总是有千丝万缕的原因,并且往往牵涉到整个商业链条,仅仅拿无辜的消费者开刀,这样做公平吗?或者说,这是否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

  问题的症结,恰恰在于社会的公共产品不足。

  如果我们修建了足够多的廉租房和福利性住房,并且这些廉租房和福利性住房实际上能提供给需要住房的社会大众,那么房价的问题不可能严重到让全体消费者声讨的程度;再者,如果能够科学地规划道路设计,为公共交通提供优质的服务和管理,堵车的问题绝对不会严重到需要限制人们购车。其三,以奶粉为例,问题的症结也不在于大量消费者疯狂抢购,而是长期疏于对食品安全的监管,以至于中国各地假奶粉、毒奶粉肆虐,人们这才出于对内地奶粉的恐惧心理来到奶粉质量较有保证的香港等地购买。

  抢购食盐亦同此理,人们屯盐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预防远在日本的核辐射,而这种荒谬的“偏方”之所以广为流传,根本上是因为这个社会缺乏透明通畅的信息流通渠道,以至于谣言与真相很难被人分清。我们所缺乏的这种透明的信息渠道,不恰恰应该是一种每个人有权获得的公共服务吗?

  以此观之,中国消费者的大部分非理性的行为(不是全部),是由于社会缺乏良好的公共产品造成的。每当问题出现时,有关部门处理的方法却是针对消费者做出各种限制,这无异于对原本的受害者进行二度加害,并且,种种对消费者做出的限制政策也没办法“治本”。面对城市房价的高企,道路的拥堵不堪,假冒伪劣产品的横行,以上问题似乎都没有因为限购政策而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说到底,要改变这些问题需要的是政府为社会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而有关部门应对这些社会现象的粗暴方法却透露出当下社会的一个“二元特质”,那便是公共产品严重不足和商品消费极大丰富并存的局面。

  在某些时候,有人会怀念计划经济时代,那时虽然商业经济不发达,但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会令大多数人安心,至少不至于惶惶终日。今天,我们却把几乎一切公共服务悉数商品化、市场化,过去在计划体制下民众原本可免费或以低廉价格享受到的公共服务而今都必须支付高昂的价格才可获得。

  医疗、教育、住房等等领域都无一例外地进行了彻底的市场化改革,改革后,政府为民众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大为减少,而人们必须支付比以往高得多的代价去看病、上学、居住。这把城市人的生活成本拉高了许多,抵消了人们的很大一部分可支配收入,也抑制了人们对其他商品消费的能力。

  当我们在大众媒体中被灌输“消费”有多么重要,“拉动内需”有多么重要时,会不自觉联想到以下自相矛盾的逻辑——怎么可能在拉动消费的同时又限制消费呢,另外,一个不具有安全感的消费者怎么可能放心大胆地消费呢?

  事实上,限购政策的真正目的,或者说政策制定者所希望达到的效果并非在经济上抑制消费,而是以此来暂时消解民众的不满情绪,以维护社会稳定。否则,由于公共产品不足所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累积愈加严重,消费社会自身存在的经济基础也将动摇。换言之,限购始终是暂时的,不可能是长期政策。

  我们当然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把某些商品的消费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让不满的人们稍感安慰,但摇号、户口限购等等粗暴的行政手段显然缺乏诚意,对于实际问题的解决也帮助不大。凡此种种,在自由经济的时代真可谓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消费哲学。

  此种消费哲学的逻辑脱胎于1978年以来的商品经济政策。确切地说,推行至今的改革更像是一种局限于商品市场的“局部改革”,它意味着社会不同层面的脱节,即已经获得改革的领域和尚未充分改革领域的脱节与互不匹配:一方面是市场上的消费商品极大丰富,另一方面,社会上的公共产品却严重不足,资源的分配也极度不均。有学者对此解释,一个陷入到局部改革中去的中国会在很多方面类似于一个无行为能力的国家(incapacitated state),“无行为能力”往往意味着再分配的不公和低下的行政效率。

  但很明显,与其说我们“无行为能力”,不如说是在有选择地执行自己的“行为能力”。在提供社会公共产品服务、保护个人财产方面,国家多年来的努力不尽如人意,而在促进市场消费的领域内,国家的效率其实并不低。

  “刺激消费”早就被国家提升到一种“政治任务”的高度,丰富的商品选择成为了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实现“家庭现代化”的捷径。 经过国家几十年时间的重新构建,消费主义的思维以惊人的速度被灌输给普罗大众,在这个时代被确立为社会通行的游戏规则。消费下去,千万别停,这是当代中国人能够证明生活“幸福”几乎唯一的方法。

  当人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一切都被商品化,一切都等同于某种可被消费掉的符号,一切都可以被换算成某个表示“幸福”的数值时,我不晓得人们对此是应该感到欣喜还是悲哀。我们常说一句话:“穷得只剩下钱了”。这句写照既是当代的中国消费者之所以成为消费者的理由,也造就了他们自身的悲剧:除了无止尽的消费,人们好像已无所选择、无所庇护。

  恰如社会学家波德里亚所言,“消费社会的主要代价,就是它所引起的普遍的不安全感”。这弥漫于社会每个角落的不安全感迫使人们纵身一跃,投入到一轮又一轮的消费狂澜之中。并且,时常感到这种不安情绪的,不仅仅是那些已被消费文化彻底“驯化”的中国消费者,还包括政府和企业。

  一旦人们的消费陷于停滞,最先感到如坐针毡的自然是企业,因为它们的经济收益将直接受损。其次是政府,今天,消费的放缓与经济的停滞几乎成了同义词。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希望看到疲乏的商品消费和越来越不满的民众,“消费者的问题就是国家的问题”已经成为了东西方世界的共识。 “解决”所有问题的希望,直接被寄托在了人们消费的账单上,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寄托于人的物质欲望。

  在“救赎”的意义上,消费主义已经相当于今天我们自己为自己确立的世俗宗教,社会的各个层面似乎都在不同程度得到了它的“拯救”。为了将这一门新兴宗教推向主流,我们花了相当漫长的时间,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从1900年的庚子之变,到1930年代上海南京路的繁华;从民国政府发展实业的号召,到今天拉动消费的动员。一路走来,波折频仍。今天,消费主义这门宗教,这种文化,早就融入了我们的血液,不再是什么西方舶来品。但是,我们此刻真的已经进入一个“环球同此凉热”的一体化消费社会了吗?客观而言,中国的居民消费率从数据上看依然比较低,在进入21世纪的头十年甚至从46.4%下降到了33.8%。 与美国居民平均70%左右的消费率相比,似乎中国还不够像一个典型的消费型社会。

  不过,偏低的消费数值和人们对消费主义的笃信恰恰说明了这片土地深藏着的消费潜力。在很多西方观察者看来,目前中国人的消费能力其实是被大大低估的,还大有进一步释放消费能力的空间。

  据某国际机构的估算,中国将在未来十年左右的时间内迎来消费的“黄金期”,到2020年,中国的消费将占全世界总量的12%。 中国自身亦意识到,经济增长必须由外需驱动转向内需消费驱动转变。根据十八大制定的2020年居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标推测,届时民间将释放64万亿的庞大购买力。

  此刻,我并不知道消费主义的传教士们是否做出了一个准确的预言,但它至少表达了一种普遍预期:下一个商品消费的爆发期即将到来,你准备好足够的钞票了吗?

  买买买:中国人自我救赎的唯一途径

  《购物凶猛:20世纪中国消费史》

  孙骁骥

  东方出版社

  2019年2月出版

  本文转载自“骥观天下”,本文由平台/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
邮箱地址:mingjia@whptlh.com,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买买买 孙骁骥

责任编辑:江平波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将33家中国相关机构和个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应询发表谈话

2020-06-05 16:52:43来源:中国政府网

多方齐发力 地摊经济迎“红包雨”

2020-06-05 03:13:49来源:中国证券报

外汇局: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维护外汇市场稳定

2020-06-05 17:26:33来源:中国政府网

毕业生注意!年内20余地发租房新规,涉及房源、房租和户籍

2020-06-05 00:00:00来源:中新经纬

杭州万人摇号买房B面:刚需十几次未中 投资客套现百万离场

2020-06-05 00:00:00来源:中新经纬

证监会核发4家企业IPO批文 未披露筹资金额

2020-06-05 19:16:24来源:金融界网站

8部门集中开展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行动 强化规范管理

2020-06-05 13:33:36来源:金融界网站

直播是线上的地摊 地摊是线下的直播

2020-06-05 00:46:00来源:证券日报

平安大手笔入局深圳公共住房!左手安居、右手地产 又谋啥局?

2020-06-05 10:15:20来源:券商中国

齐俊杰:疫情和骚乱都无法让美国股市低头!纳斯达克竟然快新高了!

2020-06-05 16:00:40来源:金融界网站

100天内第10家!内地中小房企蜂拥赴港上市 所为何因?还有多家正在筹备

2020-06-05 10:15:00来源:券商中国

黄斌汉:A股为何弱?基金人气火爆!

2020-06-05 14:00:35来源:金融界网站

银保监会重磅表态!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是WTO确定的,不是个别国家可以左右的,也未现非正常资金外流

2020-06-05 00:14:45来源:券商中国

杜坤维:20年新股发行不少银行IPO缘何直接清零

2020-06-05 13:42:20来源:金融界网站

谁还敢捡漏上海法拍房?一套房曾抵押给12人 仍拍出95%的高溢价

2020-06-05 07:47:12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宝宝类理财收益率低至“1”打头 投资者“移情别恋”将资金搬回银行?

2020-06-05 01:28:00来源:证券日报

郎酒股份披露招股书:2019营收83亿元 净利润增速达237%

2020-06-05 19:30:00来源:中国网财经

独家|民生银行新任党委书记高欣已到岗 史玉柱再发声“董事长薪资要与市值挂钩”

2020-06-05 18:02:39来源:财联社

天猫618汽车半价 最低只相当于两部顶配iPhone的价钱

2020-06-05 15:03:30来源:金融界网站

徐王婴:“地摊经济”是一种“有益补充”

2020-06-05 13:59:49来源:金融界网站

加载更多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实时热点
甘肃快3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甘肃快三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